点击数:162 更新时间:2020-01-22

宋高宗和秦桧上演“宫心计”

        杭州德寿宫的考古发掘从1984年开始,至今已经35年。前不久,考古人员发掘出了一只马桶,而马桶的主要正是南宋奸相秦桧。德寿宫原是秦桧旧第,秦桧死后收归官有,改筑新宫。1162年,宋高宗禅位给养子赵昚后,移居新宫,改名德寿宫。

宋高宗只能选择秦桧

        秦桧的府邸,本来就是高宗赐给他的。赐宅那天,高宗亲笔御书阁名:一德格天——把秦桧比作以“天民之先觉”辅佐成汤建商灭夏的伊尹。
        高宗最遭人诟病的,就是与金人签订了屈辱的“绍兴和议”,以及杀害民族英雄岳飞。和议体制确立不久,高宗与秦桧“同舟共济”,放任秦桧专权,打击政敌。
        任何反对议和的人,秦桧就给他穿小鞋。例如南宋开国元勋赵鼎,力主抗金,坚决反对宋金和议,秦桧就把他一贬再贬,打发到了海南的天涯海角,逼得赵鼎最后绝食而死。
        绍兴十四年(1144年)四月,秦桧以防止有人借史来诽谤朝廷为由,奏请高宗禁止私人撰史。高宗不顾传统,立即表示同意。所以,秦桧霸占相位后,官方记载清一色都是歌功颂德之辞。
        高宗还命人给秦桧画像,御笔题赞:“惟师益公,识量渊冲……长乐温清,寰宇阜丰。其永相予,凌烟元功。”题毕,给朝臣展览一遍,然后藏于秘阁。
        “高宗之所以选择了秦桧,因为他只能依靠秦桧,他急需一个对他言听计从而且有能力的权相,帮助他巩固绍兴体制。面对抗议声浪,只有秦桧站在自己一边。所以,一旦有人反对和议,秦桧就是他的挡箭牌。”浙江大学历史系教授何忠礼说。

南宋得了秦桧“后遗症”

        绍兴二十五年十月二十一日,尚在皇位的高宗来到秦桧府邸探病,一边继续恩宠,一边试探虚实。秦桧病重,一旁的养子秦禧大胆发问:“代居宰相者为谁?”高宗果断甩了一句:“此事卿不当与!”
        此时,秦桧的亲党正准备联名上书,请求让秦禧当宰相。高宗不仅拒绝,回宫当日,就命人起草诏书。高宗到底是擅于玩弄权术的,第二天,他就宣布秦桧进封建康郡王,秦禧升为少师,同时宣布两人解除官职,秦桧的孙子一并免官。当晚,66岁的秦桧一命鸣呼。
        秦桧死了,猜忌心极重的高宗对恭国公杨存中说:我今天终于不必要在这膝裤里藏上匕首了。但高宗又害怕秦桧之死会动摇宋金和议,威胁其偏安政权,所以竭力表彰秦桧“力赞和议”,赠申王,谥“忠献”。同时,他对秦桧一家的生活照顾有加。
        绍兴二十六年三月,当朝廷借反对秦桧而反对和议的舆论兴起,高宗特别下诏严申:“讲和之策,断自朕志,故相秦桧,但能赞联而已。”
        高宗一方面决心摈弃秦桧集团,但又不想纠正秦桧为相时的内外政策。他启用了那些赞成和议,但在与秦桧争权夺利的斗争中遭到排挤的官员,如汤思退、万俟卨等,让他们继续执行对金屈辱投降的路线。
        反观此后的南宋政治史,可以说得了秦桧“后遗症”。绍兴体制确立的专制集权格局,在此后几乎没有本质的变化。秦桧、韩侂胄、史弥远与贾似道的南宋权相专政,累计长达七十年,为其他朝代所罕见。(摘自《钱江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