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131 更新时间:2020-01-22

丁香季

鞠 慧

        金春雨本想说初中组的数学竞赛应该找初三的同学去参加呀。可话在嘴边转了好几圈,也没说出口。平时,面对老师的时候,一向活泼开朗的金春雨从不喜欢多说话。但这并不代表金春雨看不出问题的轻重缓急来。今天,从王副校长的话语里,她猜出了这次活动的非同寻常。她觉得校长和老师指定要她去,就有要她去的道理。她再问来问去的,也许没必要。因为拿不很准,她就没有问。虽然,这个疑问一直在她的心里存着。
        对类似的竞赛,金春雨早已习惯了。再说,她一直是个很听话的学生。老师的话,她从来都是认真地听,也认真地去执行的。拿同学肖晓的话来说就是:金春雨是咱们梅老班的“乖宝”。
        面对着王副校长和梅晓玫老师期待的目光,金春雨没有说什么,她微微歪了歪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冲王副校长笑了一下,又冲梅晓玫老师笑了一下,然后望着窗外在风中摇曳着的树影,轻轻点了点头。
        离开办公室的时候,王副校长和梅晓玫老师都和金春雨握了手。王副校长的大手厚实温暖,很有力;梅晓玫老师的手软软的,在握住她手的同时,梅老师伸出另一支胳膊,抱了她一下。一种似乎陌生又似乎熟悉的近似眩晕的感觉,让金春雨忍不住闭了下眼睛,一股热浪自心底冲撞上来,她用力咬住嘴唇,没有让眼泪涌出来。
浓郁的花香,揉进了明媚的阳光里,在空气中悄无声息地流淌。

二、突然到来的坏消息

        优美的钢琴曲《无悔青春》在校园的上空回旋着。金春雨一手拿了饭盒,一手提着水壶,跟着音乐节奏随口哼唱着,迈出了教室。
        数学竞赛的初步计划,她已制订出来。这是她一贯的风格,不管什么事,可能的情况下,她都会在第一时间处理好,从不拖延。好多同学都纳闷,金春雨学习那么好,可她咋每天都还有那么多的时间呢?
        “春雨,跑那么快干嘛?”好友肖晓敲着饭盒追上来,“厉害,厉害!全市作文大赛又拿第一,请客吧?”肖晓赶上来,挎住了春雨的胳膊。
        “请客,请客,馋猫。”春雨用手里的饭盒轻拍一下肖晓的脸,然后双臂往前平伸,比划了个瘦长的形状,“等你这样了,我夏天请你吃烤地瓜,冬天请你吃冰激凌。”
        “讨厌。”肖晓伸出手,做出一副要打的样子,“等着吧,等减肥成功了,看我咋收拾你。”
        两人笑着闹着,朝餐厅走去。
        路边的玉兰花开得正烈,偶尔,会有早熟的花瓣,随微风飘忽着下落,有些不情愿地在空中翻飞了几下,跌到了地上;依依的垂柳,在风中舒缓地摇曳,嫩嫩的细芽,不时地轻轻拂过孩子们的脸颊,那一张张因为紧张忙碌而变得有些僵硬的小脸,不觉间也变得柔和起来。
        弯腰捡起一片白玉兰花瓣,金春雨忍不住放在鼻子上,轻轻嗅着。浓郁的花香,雾一样在面前飞舞。
        “弄那么多的第一干啥呀,也不匀几个出来给别人。乖宝,都成第一名专业户了你!”肖晓用胳膊轻轻碰一下春雨,说。
“        还专业户呢?你知道啥叫专业户呀?咱们学校旁边种大棚黄瓜出了名的那位大姨,那才叫专业户呢!”春雨说着,忍不住笑出了声。肖晓伸手要拍她,被她跳着躲开了。“说真的,铃声换成了钢琴曲,真好听!跟咱们学校的环境挺配的,你说呢?”
        “哎,怪不得人家说成绩好的学生都喜欢自己的学校,真是一点不假。”
        “什么怪理论呀,这么美的环境,哪个不喜欢?你看这玉兰这丁香这樱花这月季这迎春这牡丹这蔷薇这垂柳这白杨这绿地,难道你不喜欢?哼!”春雨一口气说出了这么多,站在原地大大地喘了一口气。
        “你练绕口令呀?真是!也不怕一口气上不来憋坏了。”肖晓嗔怪道。“金春雨,我越来越发现,你真是榆树湾中学的好学生,好孩子,好榜样,好乖乖,乖宝宝,宝贝蛋……”
        “讨厌!刹车失灵了你!”金春雨说着,伸出手来就要胳肢肖晓。
        肖晓身上的痒痒肉多,金春雨每每伸手做出要挠的样子来,她总是会先告饶的。这次也不例外。肖晓忙举手做投降状,金春雨举起来的手才慢慢放了下来。
        “你看,丁香花就要开了!咱们校园里这么多的花,哪种花也没有丁香花香,你看,那么小小的,米粒一样的花,咋就那么香呢?老远就往你鼻子里钻,能把人香个跟头。”肖晓凑到路边的一棵丁香树跟前,踮起脚,把脸凑到花苞上,用力抽了抽鼻子。“哎,还记得吗?咱们刚入校的时候,新栽下的丁香树又瘦又弱的,总也不见长。你看现在,一旦长开了,完全不是以往的半死不活的样子了。真香,香死了。”肖晓仰起脸,用力吸了口气,满脸陶醉的样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