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66 更新时间:2020-01-15

女儿滩

鞠 慧

         “文隽,你还小,好多事,并不像你想的那样简单。你是个好女孩,可是,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文隽含泪的大眼睛望着于东海,泪水在她眼眶中转着,欲滴未滴。
        “文隽,你还是回去吧。我已经告诉过你多次了,我们之间,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东海站起身,欲送文隽出门。
        “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文隽的泪仍执拗地在眼眶里转动着。
        两个人隔着一张桌子,文隽逼视着东海,到最后,她几乎是喊了起来。稍平静些,文隽依然定定地望着东海:“是你的心中有别人?”
        东海点了点头。
        “你胡说,你骗人!”文隽的声音不禁又提高了。“不管你拿什么理由来糊弄我,我不会轻易放弃的,你看着吧,我非等到让你说出你爱我这句话不可!”
        文隽说完,冲出门外,消失在夜幕中。
        东海呆立在门口,心中烦乱不堪。凭心而讲,文隽是个聪明、漂亮的女孩,纯净、善良,但是,在他心底深处的,是芳草啊!当初上学的时候,因为自己的怯弱,失去了机会。现在,面对着另一次机会,他不能再失去了。这次离开这一个多月,芳草在他心中越来越亮丽、明晰,她不但漂亮,而且温柔、善良,能吃苦耐劳。他早就想好了,回来后, 就向芳草求婚,不论遇到什么麻烦,他都要朝着这一目标走下去。有时,在半睡半醒中,他觉得上天正在将这次绝妙的机会送到他的面前来,他几次想伸手抓住。他清楚,如果这一次再失去了,这一生,怕是再不会有机会了。
        可是,对文隽,他却是无计可施。几次婉转地拒绝,却不见她的热情有所减少。他又不忍对她太冷硬,她太单纯,爱得又太执着,他不想看到文隽被这把坚硬快捷的利箭猛地一下子刺倒。他怕她经受不住这突然的打击。他想慢慢疏远她,让她渐渐了解自己的心思,在不知不觉中,让时间来使她慢慢接受这一现实。他想她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引导她慢慢走出这条胡同,她会走进一片亮丽的沃野之中的。
        一夜未眠的东海,前前后后想了很多,最后他想,不如跟芳草谈谈,让她慢慢把他们两个人的事有意无意地跟文隽透一些,让文隽逐渐从感情的漩涡中走出来。
        东海决定第二天就去找芳草谈。可是,他和芳草之间,还没有说透呢。他回来后的几次接触 ,全都是因为春柳的事。如果他找芳草去劝文隽,芳草又会怎么想呢?
        关于他和文隽的一些故事,已经在滩里传得沸沸扬扬的了。
        想来想去,他还是决定要找芳草长谈一次。不能再拖了,他想。
        早晨起来,没顾得上吃饭,他便来到芳草的门前,把一张纸条从门缝里塞进去,然后直接去了办公室。想着晚上同芳草的约会,在整整一天里,他都有些心神不定。
        其实这一整天芳草并不在滩里的苇子圈,她是应燕子之约,到县城去签订了一份向燕子的花店供应花篮的合同。
        燕子现在经营着一家鲜花店,生意不错。她想到了芳草加工厂里生产的各种筐篮,便决定搞联合销售。芳草很高兴,她知道燕子的花店目前正处在上升阶段,需要资金来周转。芳草在合同上签上了除随时提供货源外,货款一年后结清。
        原来,燕子离开苇子圈后,执意拒绝了田春雨要她到他的公司上班的请求,她对他说,一年后的这一天,她会把一切都告诉他的,到那时,她再决定是否到他的公司去。田春雨无奈,只好由她去。双方签订了一份合同,由田春雨出资一万元,燕子开一家鲜花店。一年后的那一天,燕子跟田春雨结清包括利息在内的全部账目。在这一年内,两个人各自经营,相互不再接触。
        签订这样的合同,燕子知道田春雨心里是很痛苦的,可她自己心中的痛苦,比田春雨不知要多多少。燕子只有把希望寄托在一年之后的那一天上。那个日子,刻在了她的心中。
        燕子不但没有垮下来,而且经营状况日渐看好。
芳草为燕子感到高兴。临别,她又把身上的三千块钱全部掏出来,留给了燕子。见燕子想推辞,芳草忙按住了她的手:“一年后的那一天,不只是你那个田春雨来找你,我也是要来找你讨账的。”
        芳草对燕子笑笑,然后便拿了合同起身告辞。东海塞到她门下的那张纸条,让她的心有些不安。她想早点回到滩里,然后再做打算。
        燕子直把芳草送到街上,看着她拐弯不见了,才含泪往回走。芳草和田春雨对她的支持,更坚定了她好好干一番事业的决心。
        望着满屋子姹紫嫣红的鲜花,燕子含泪笑了。
        河边的傍晚,月光水一样溢满了滩,脚下的土地,也似乎涨满了柔情般,踩在上面,软软的,有水一样的感觉。(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