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80 更新时间:2020-03-30

老 妈

◎小 五

        这些年,让老妈受罪了。任何治疗措施也阻挡不住老妈的病情发展。儿子们无能!到了二零一七年秋天,老妈就不认识几个人了。因为弟兄几个都上班,老妈一直由保姆照顾生活,老妈意识稍微清楚时就给保姆说感激的话,把自己的首饰给保姆戴,念叨着给保姆发工资,一直到完全糊涂了,她老人家都始终保持着一颗感恩的心。二零一八年,老妈开始行动不便,生活不能自理。二零一九年春节后,老妈下不了床了,引起了下肢静脉血栓。虽然经过医生的精心治疗,血栓溶了,但肺部又出现了感染,导致呼吸困难。待治疗稍有好转时,老妈的吞咽功能又明显下降,喂饭也越来越来困难,人日渐消瘦。后来,吞咽功能消失了,只能插上了胃管。最后,身高一米六六、体重一百四十多斤的老妈萎蜷着躺在病床上,只剩下几十斤。让老妈受罪了,儿子们心碎了!
        老妈的一生虽然平凡,但老妈是伟大的!
        老妈一生心胸宽广、博爱,懂得感恩。虽然家境贫穷,但格局大,从不小气。在生产队劳动时,从不沾轻怕重,从不问工分多少,都是分工的派什么活她就干什么活。其他人也都愿意和她一起劳动,她爱说爱笑,她在哪里干活哪里就有笑声,多干少干她也不计较,个别偷奸耍滑的她看出来也不做声,身体弱的、干活慢的她都搭把手。她总是替他人着想,常说“谁身子单、谁家不容易……”她爱帮助别人,她和奶奶常年织布练就了一手“刷机”(织布前的一道上浆理线的工序)的精湛手艺,全村都找她娘俩帮忙,特别是谁家刷机刷到一半刷乱了、圆偏了,不管是谁找上门,老妈丢下手中的活或饭碗立马就去帮忙。她有一颗爱心,记得小时候讨饭的特别多,凡有讨饭的上门,老妈从来都不向外撵,或多或少都给口吃的,我们吃剩的还不行。她始终记得别人的好,女人、孩子在家过日子免不了时常找人帮忙,凡帮过我们家的,她都记在心里,到老了还常给我们念叨,“那时候谁家帮了咱、咱家那时候多亏了谁……”,她常常教导我们不能忘恩,不能忘了老街坊。
        老妈一生不卑不亢,从不阿谀奉承别人。她老人家时常教导我们“人穷志不能短”。虽然家境贫穷,但她从不自卑,从不占人家便宜,从不看别人脸色,也从不害怕别人,从不屈服于别人。有一次,一个小生产队长背后使坏,她老人家知道了,早上直接冲到他家里,他正洗脸洗到一半,老妈拽着他的衣领就将他拖到大街上,招呼街坊们过来评理,只这一次就将他制服了。老妈常说:“人敬咱一尺,咱要敬人一丈,人毁咱一粟,咱夺他三斗;鸡蛋碰石头也要碰他一身清子。”她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看不起我们没关系,我也不讨好你,但欺负人不行。她也常教育我们千万不要小看别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人没有前后眼,谁也不知谁家将来会怎样,什么人也有用到的时候,什么人也有求到的时候。老妈后来在城区居住和村里的老街坊一直相互挂念着。
        老妈一生自力更生、不屈不挠、不畏困难、永不言败。到了一九七三年左右,孩子们都逐渐长大,老屋住不开了,她和父亲商量着要盖三间新房。两人商定,父亲管砖、瓦、木头等物料,老妈负责垫地基和拓坯用的土。她老人家也没人帮忙,自己一冬一春硬硬的用太平推车完成了任务。我现估算了下,地基约用380方土,拓坯约用100方土,共需近500方土。现在看几十车土不算什么,但那时老妈用推车子(太平车子)从百米开外的小湾里一车子一车子的推,垫起这个很洼的地基,按每车500斤土计算,还要推2500多车子。装、卸、平、压实,完全是一个女人独立完成,有谁知道老妈在这一百多米的路上往往返返地流了多少汗和泪、摔倒多少次呀?这需要什么样的意志和精神来支撑?
        老妈极爱我!有一件事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一九八七年冬天,我在县城读书,一周一趟地骑着本家婶子替下来的旧自行车来回跑。回到家,老妈看到我冻得通红的手、脸和耳朵,心疼极了。当时,父亲每周给我5元的定额开支,吃穿用全包括在里面。她知道我没钱买手套围脖,从父亲那里要也要不来钱,他的钱永远是留着办大事的。第二天,天不明老妈就出门了,中午也没回来,到了晚上八点钟左右,她背着一袋子东西回来了。我问老妈这一天都干啥去了。老妈微笑着说:“北乡里地多,棉花地里的棉花柴禾冬季不拔,我捡点人家不要的干瘪桃子,扒出棉花晒干了卖钱,攒够了给你买副棉手套和围脖。”看着老妈满足的脸和刺着一道道白痕、长满老茧的手,我的眼睛湿了。老妈不会骑自行车,一个人走出一二十里路,在野坡里冒着刺骨的北风,一个桃一个桃的从棉花稞上找“宝”,十几个小时只啃一个凉干粮,一口水也捞不着喝。我心疼地说:“妈,我不冷,不许你去了!”老妈笑笑,没有说话。隔了几周我再回到家,老妈高兴的拿出手套和围脖让我试式。那一冬,不知老妈一个人在野坡里呆了多少天。后来,老妈不知又从哪里攒出来的钱,还买了二斤毛线让三哥给我织了一件毛衣,给家里置办了一只烟台牌的座钟。现在老妈走了,只剩那只座钟还滴答滴答,一圈圈的走着……
        老妈一生始终对生活了充满向往,保持着乐观的精神。她的一生不容易,别人都说她这辈子真是受累了,尤其是在她六十岁之前。但她本人从不这么认为,无论多难多累,她始终保持着乐观的态度。平时,她和街坊在一起的时候,爱说爱笑,爱帮人照应孩子。她看得长远,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她常说:“当前吃点苦、受点累不算啥,以后就好了。现在不吃苦,以后永远享不着福。”大哥高中毕业后无缘推荐上大学,只好在村里干了民办教师。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后,老妈立即叫他复习准备高考。当时大哥认为老妈太累了,弟弟们都还小,在村里干民办教师既能挣工分,又能帮忙照顾家里、减轻老妈的负担,如果考出去上学又要好几年。老妈却认为她再多受几年累没什么,让大哥上大学才是正事。娘俩争论了好久,最后大哥为了这个家没有再考学。后来每当提起,老妈就埋怨大哥,一直埋怨到他民办教师转正。二哥高考时成绩不错,但阴差阳错没捞着上学,于是等第二年再考。二哥想为了减轻家庭的负担先干半年农活再去复习,老妈说什么也不同意,硬硬把他逼到学校里去。老妈一直用她积极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影响着我们兄弟五个。
        老妈,您没留一句话就走了,但您用平凡而伟大的一生给我们留下了丰富宝贵的精神财富,您的孩子们一定会好好传承下去!
        妈妈我们想您…… (完)作者系城区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