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18 更新时间:2021-02-23

幸福列车

鞠慧

        叶子的爷爷奶奶,起初是站在叶子妈妈小秋一边的,他们不停地给儿子祥瑞打电话,道理讲了千千万,实在不行了,就哭,就骂。叶子的爷爷还进城找过儿子,他告诉儿子,真要跟叶子妈妈离婚,他们就不认他这个儿子。但最后,叶子的爸爸妈妈还是离了。叶子的爷爷奶奶,等到儿子真跟小秋离了,他们当初的狠话,早不知跑哪去了。他们半点也没有不认这个儿子的意思,甚至,连那个不曾见面的新儿媳都认了。听说,叶子的奶奶还给城里那个小孙子做了棉裤棉袄和虎头鞋,包严实了,让叶子的爷爷天不亮就去了镇上,把那包东西悄悄寄到了城里。对叶子妈妈小秋,叶子的爷爷奶奶开始时还好言相劝,后来,慢慢也就烦了。当初的那些哄劝小秋的话,早变成了厌烦和责骂。
        从叶子的妈妈,金丽春又想到了萍水相逢的刘雪。那个女人,不知是否找到了她的老公?有几次,金丽春想打电话问她怎样了,但想想又觉得不太合适,就一直没打。
        我和明德离了婚,也会和叶子妈妈小秋那样吗?还有豌豆,是不是也会跟叶子那样呢?这个念头突然冒出来,吓了金丽春一跳。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我是豌豆妈妈,不是叶子妈妈。叶子是叶子,豌豆是豌豆呀!金丽春想笑一下,嘴角咧了咧,不知怎么泪水却落了下来。
        跟明德的事,真的不能再拖下去了。金丽春想。
        像豌豆说的那样,去城里跟明德谈?金丽春不想去。她不想去找明德,也不想和他面对面。现在毕竟不同以往,真是面对面了,更尴尬更不知说什么好。那就打电话吧。金丽春想了,白天明德上班,无法长时间交流。金丽春想到了晚上再打电话给明德。
        这样定下了,金丽春长长地叹了口气。
        晚饭后,金丽春帮豌豆洗了澡,哄她早早睡了。
        金丽春拿起手机,调出了明德的号码。久久地盯着这一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数字,往事电影一样一幕幕在她眼前移动着。
        陈萍酿了米酒,请金丽春和明德去喝。金丽春觉得好喝,就照陈萍的方法,也酿了一坛。第一次喝的时候,明德说不好喝,味道怪怪的。后来又说想喝了,特别想喝。金丽春问他为什么。明德说,喝这酒的时候,就想起和她做的那事。金丽春就打他一下,说,根本不沾边的事。又说,那我不在的时候不许喝。明德说,你不在的时候谁会做给我喝呀?再说,你不在身边,就是喝也肯定喝不出味道来。
        早晨,金丽春倒好两杯水,自己喝一杯,让明德喝一杯。明德不喝,他说,大早晨的,饭还没吃呢,喝啥水呀?金丽春说他不讲科学,就是要在吃饭前喝一杯温水嘛。那次明德就是上了犟,坚决不喝。金丽春也犟上来了,说,你敢不喝,你不喝试试!明德还是不喝。金丽春拿起桌上的那杯水,趁明德弯腰的时候,把杯里的温水全倒进了明德的脖领子里。那回,明德真恼了,整整一天没理金丽春。不过,以后的每个早晨,不用金丽春说什么,明德就主动端起两杯水中的一杯,咕咚咕咚一气喝干。明德拿着手里的空杯子,对金丽春说,老婆,俺怕你还不行吗?金丽春夺下明德手里的杯子,笑得把没来得及咽下的一口水喷了一地。
        金丽春不小心扭了脚,明德先把她抱到床上,又跑着到路边买了好几袋冰块。明德把她的脚放在怀里抱着,把冰袋敷在脚上,用手扶着。金丽春说,快把我脚放床上,让人看见呀!明德说,看见怕啥的,我自己的老婆,谁爱看谁看。
        ……
        手机早成了黑屏,金丽春摁了一下,屏幕上又出现了那串熟悉的号码。金丽春对着那串号码,却始终没有摁下拨出键。
        接连几个晚上,金丽春都那么对着手机上的那串号码,默默地坐到深夜。
        地里的小苗要打最后一遍除草剂了。吃了早饭,金丽春拿出农药和喷雾器,就要到滩里去。婆婆不让,说:“在家编你的花篮吧,等刹让你爹去打。”
        金丽春说:“我去吧。那块地也不大,也就一喷雾器的活。爹不是说想去赶集吗,让他去吧。”金丽春说着,肩上背了喷雾器,手上拎了除草剂,朝门外走去。
        金丽春刚走出门,就遇到了手里抓着几根油条,边走边吃的叶子妈妈小秋。金丽春想悄悄拐到另一条胡同去,但此时小秋已经看到了金丽春,她快走几步,来到金丽春跟前,挡住了她的去路。小秋开始说起来,边吃边说,两不耽误。直到把想说的都说完,才又朝别处走去。
        金丽春想安慰她几句,但想来想去,却没想出一句合适的话来。算了,不说也罢。那些听起来很动听的安慰话,对小秋又能起什么作用呢?
        金丽春不由一阵心酸。(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