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35 更新时间:2019-12-02

盛世危机——张巡

◎李庆田

        那天,他提来一袋肉放在大伙面前,说还是有办法撑下去的。我们面面相觑,都用疑惑的目光望着他那张凄苦的脸。睢阳城断粮数十日,连地洞里的老鼠都被我们挖出来吃光了,他又从哪里找来这么多鲜肉?我当然猜不到,就像所有人都猜不到一样,这是从他爱妾身上割下来的。他忍痛杀了自己的亲人以换取这座孤城的屹立不倒。他是主将,既有此示范,睢阳守军便开始吃人,妇女、老人、孩子,当然也包括战死以及受重伤的守军。
        后世一定会有人骂我们丧尽天良,别说后世,即便是为生存而吃人的我们也质疑过:我们是战士,我们在这里拼死战斗拯救大唐江山,最终目的还不是让百姓过上安宁的生活?如今要牺牲掉老弱妇孺的性命来维系这座围城的存在,是不是本末倒置?
        “我承认人是没有贵贱之分的,谁也没有权力去伤害无辜的生命。”他对我们说,“可这次,真的与以往不同。你们看看城外的那些强盗那些畜生,如果没有我们还像钉子一样坚守在这里,他们就会轻而易举地进军江南,把烧杀淫掳的兽行再施加在我大唐最富庶的地区。你们想想,是我们这一座睢阳城重要,还是整个江南重要?是我们一城军民的性命重要,还是江南的百万生灵重要?再说仗打到这个地步,那些畜生会放过睢阳的军民吗?我们既然身陷围城,注定要面对死亡,不如牺牲的有价值,也算是人人都尽到了守城责任。所以请大家相信,我们的自我毁灭是为了更多人的存活,历史会给予公正的评判。”
        我信他的,即使我与他相识才一年多时间。安史叛军肆虐中原,很多地方官都屈节投降,淮北各州县也是骚然一片。听说有个叫张巡的县令在谯郡举起义旗反抗叛军,我很想去投奔他,但那时,他守卫的雍丘城被叛将令狐潮的大军包围了。我不得与他相见,只耳闻了些他守城的传闻。听说令狐潮见围攻雍丘数十日仍不能克,便亲临城下劝降。大意说,现在长安失守、皇帝流亡,唐朝大势已去,你们弱军守危城毫无希望,不如尽早投降以谋图富贵。当时江淮与朝廷失去了联系,听到这个不知真伪的消息,真的就有六名将官为此动摇了意志,他们吵嚷着说皇帝连都城都丢了,何苦要拼着性命守这么个小城!他冷冷地听着,没有表态,只说明天堂前再议。第二天,他在堂前悬挂了天子画像,率领将士跪地朝拜。他说如今君王生死未卜,正是我辈效命之时,怎能临难脱逃做不忠不义之徒?众将士被他忠义的言辞所感染,群情激奋下处死了那六名将官。在他的鼓舞下,人心得到了稳固。我相信这传闻是真的,因为没有稳定的人心不可能在重兵围困下坚守数月之久并屡败敌军。
        叛军强攻雍丘无望,转而进军宁陵。他因敌制胜,主动放弃雍丘,带领守军与其他几路援军会合,在宁陵城西北大破叛军杨朝宗部,斩首万余级。在这场战役中,我与他相识。他待人诚恳,不会因别人的贱籍身份而有所轻视。他跟我推心置腹地交谈,谈排兵布阵,谈战局形势,让我这个武艺高强的男儿汉如沐春风、心悦诚服,使我认定他是一个值得追随的人。
        我们还未来得及庆祝胜利,至德二年正月,叛将尹子奇率十三万大军南下,兵锋指向了睢阳。睢阳驻军不足四千人,形势顷刻变得危急起来。附近几镇节度使畏惧叛军势大,不施援手,唯独他张巡率领三千人马前往驰援。他跟我们强调此战关系重大:睢阳是江淮门户,如若此城失守,任由叛军祸乱江淮,攻取江南,那平叛可就真的遥遥无期了。
        他有很强的感召力。睢阳太守许远得知他善于防守,主动将指挥权交给了他。他分析敌我形势。他说敌人兵力是我们的二十倍,要想长期坚守睢阳,必须乘敌人立脚未稳,挫其锐气。他把我们编成若干组敢死队,不断出击。为了给予我们信心,他亲临战阵指挥。每当战局不利,将士有了后退的念头,他会在阵前大声喊道:“我不离此,汝为我还决之。”众将士无不返身恶战,直至将敌人击溃。他大呼杀贼,咬牙切齿的神情似乎跟那叛军有不共戴天之仇。有次,我问他为何如此仇恨。他说:“你大概也听闻过吧,安史叛军以胡人为主,他们每破一城,烧杀抢掠,以杀人为乐,老弱妇孺无不被其残害。这哪里是一般意义上颠覆皇室的叛乱?这分明是赤裸裸地外族入侵。我恨不能杀光这些强盗,为了大唐的存亡,更是为了我华夏文明血脉的延续。”
        他智谋超群。守雍丘的时候,唐军的弓箭用完了,他让人扎了千余个蒙了黑衣的稻草人,趁着夜色用绳索把它们从城头慢慢往下坠。城外的叛军以为唐军想发动夜袭,便施放乱箭阻拦。等叛军发觉对方是在“借箭”的时候,已向草人身上施放了十万余支箭。随后几夜,他仍命人往城下坠草人。来回数次,叛军对此袭扰习以为常了,而他挑选的五百勇士像坠草人那样潜到城下,杀奔令狐潮的大营,直杀的那没有防备的叛军溃败而逃。在睢阳,他还是采用扰敌、疲敌之计。夜晚,他派少量士兵在城头擂鼓呐喊,黎明时分则偃旗息鼓。城外的叛军再次被我们牵了鼻子。他们晚上被惊扰的不敢睡觉,清晨刚想卸甲休息时,看到的是城内突然杀出的精兵。那一战,我们斩杀叛军五千余人、叛将五十余名。我弯弓搭箭,射瞎了尹子奇的左眼,几乎将其活捉。
        敌众我寡,因此我们每次出击都力求出其不意、力求重创敌军、力求大量缴获物资。叛军仗着人多势众,轮番派遣生力军不间断地攻城。战斗激烈的时候,我们每天都要接战数十次。经过数月鏖战,我们杀伤叛军近四万人,而自身也在巨大的消耗下减至一千六百余人。叛军久攻不下,运来了攻城器械。叛军架起云梯登城,云梯很高大,一旦靠墙便推之不倒。他就令人自制木钩,钩住云梯,再放火将云梯烧毁。叛军用木驴兵车攻城,兵车很坚固,矢石不能奈何。他又让守军熔化铁水,泼在兵车上,顿时便将其销毁。乘着战斗间隙,他还经常用忠义的言辞来感化那些被迫加入叛军的中原战士,结果有数百人先后倒戈,加入了我们这支看似无望的队伍。叛军声势浩大的攻击一次次受挫,既丧失了进攻的勇气,又不敢冒然绕过此城向南进军,黔驴技穷后,只得在城外挖壕扎寨以图长期围困。
        围困让睢阳断绝了后勤补给。七月,城内的粮食供应明显感到了紧张。为了节省,士兵口粮实行定量配给,不够的就磨碎茶纸、树皮来补充。士兵的体力日渐不支,他下令宰杀宝贵的战马来增加伤病员的营养。这样困守不是办法,有友军来救援才是唯一的出路。于是,我奉命突围求援。当我奋力杀出重围,来到临淮救兵时,节度使贺兰进明却不肯发兵。不仅如此,这个拥兵自重的家伙见我勇武过人,想把我留在临淮为其效力。酒宴、歌舞伴随着香气摆设在我面前,看着那满桌的酒肉,我心中一酸,带着哭腔向贺兰进明求乞:“睢阳民众正在忍饥挨饿,我来此是为救他们的,如若背着他们享用这些美食,道义上如何说得过去?就算吃到嘴里也无法下咽。再说江淮各城唇齿相依,救睢阳便是救临淮。如今将军手握强兵,坐观睢阳陷落,岂是忠臣义士的作为?”贺兰进明依旧不肯答应,我愤然咬断了自己的一根手指,作为求而无果的物证扔到面前,然后拍马离去。后来我东奔西走,只在宁陵借了三千人马回援。突破叛军的层层拦截,冲进睢阳城的仅有千余人。城里的人看到就来了这么点援军,都禁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
        饥饿让睢阳变得死寂无声。战马吃光了,我们用筛网捕捉飞过的鸟雀,用䦆头挖地洞里的老鼠。野草、树叶、皮革,凡是能入口的东西,我们都在吃。等这些也吃光了,他便用决绝的方式带头鼓励我们吃人。
        那天,我看到夕阳在滴血,天边的云朵流淌成暗红的长河。我们即将死去,为大唐社稷的存亡祭献出最宝贵的生命。我们决不投降,唐朝的国土虽广,此刻已无路可退,我们用血肉浇筑起这钢铁城防,以拯救大唐那残存的锦绣江山。他说的没错,我们总归难逃一死,杀身成仁总比被敌人虐杀更有价值。他说的没错,陈留坚持了两天,洛阳坚持了三天,潼关天险驻守了二十万大军也不过坚持了半年,而睢阳,如同脚底生了根一样,靠着我们七千多男儿的坚守,在淮北大地上坚挺了近三百个日夜。叛军在睢阳损兵折将十余万,再也没有力量去危害江南了。
        十月,围城的叛军终于壮起胆量,发动了试探性的进攻。他们顺利地登上了静悄悄的城头。没有预想的拒战,没有埋伏,没有短兵相接的巷战,他们看到的只是四百名倚在墙角边饿得直不起身的守军。
        城破被俘前,他朝着长安的方向三拜九叩,说:“臣力竭矣,不能全城,生既无以报陛下,死当为厉鬼以杀贼!”睢阳没有被打败,而是被消耗得油干灯枯之后自行倒塌的。我不甘心,思索着怎样假投降、怎样暗中杀他一两员大将。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喊着我的别名厉声喝道:“南八,男儿死耳,不可为不义屈。”我明白了:多杀一个敌将无关紧要,要紧的是我们应该一起兑现当初的承诺:与睢阳同生共死、不离不弃。于是,我伸手抚着他的肩膀,对他坦言:“欲将以有为也;公有言,云敢不死!” 作者单位:旺旺集团山东总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