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93 更新时间:2020-03-26

老 妈

◎小 五

        春节是我们这个家庭最隆重的节日,也是老妈最盼望的日子。每到年三十,孙男娣女一大家二十几口人都会从四面八方聚拢到老妈的身边,笑逐颜开、其乐融融陪老妈过年。磕头、发红包、喝酒、吃团圆饭、看晚会、街坊相互拜年……二零二零年的这个春节却不同了,因为老妈在春节前,十二月五日凌晨,丢下她的孩子们,安详地走了!老妈以她的俭朴勤劳、宽容忍让、顽强执着为她八十四岁的一生划上了圆满的句号,也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思念。
        一九三五年七月二十日,老妈出生在鲁北平原济阳区孙耿街道一个村庄的开明乡绅之家,家中姊妹三个,无兄弟。大姨、二姨和老妈各相差十二岁。老妈受过高小教育,结婚前在当时的高级合作社(后来发展为人民公社)担任副主任。一九五六年,老妈嫁到邻村一个家风严谨、封建意识较浓的普通家庭。她比父亲大两岁,一生养育了五个儿子。大哥、二哥、三哥各相差五岁,四哥比三个哥小三岁,我比四哥小一岁。
        老妈一生辛苦操劳。她结婚时,父亲还在读书,老奶奶已经需要人照料,爷爷常年在外串乡做小生意,奶奶管家。老妈一进门便放弃了合作社的工作,挑起了家庭的重担。一九五七年大哥出生,一九六二年二哥来临。虽然家里的负担加重了,却让家人燃起了新的希望,全家其乐融融。天有不测风云,一九六三年,爷爷病倒了,十几个街坊帮着抬到济南的医院做了手术,却没挽留住他老人家五十三岁的生命,卧床半年多走了。紧接着,老奶奶经受不住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也离世了。当时为了给爷爷治病,家里欠下了一大笔债,父亲又在外地,刚参加工作顾不上家。老妈的担子骤然加重,生活变得异常艰难。老妈白天下地,晚上和奶奶纺线织布。奶奶用赶集卖布挣来的钱换点吃的,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后来,我们兄弟几个陆续出生,也更加重了老妈的担子。地里的活、家里的活、女人的活、男人的活,种地、织布、修葺房屋、做饭、缝针线……我真想象不出这么多年老妈是怎么熬过来的。无论多苦多累,老妈始终顽强的扛着、顶着,当时她只有一个信念,必须让每个孩子按时上学、不能饿着!一直到一九八零年,大哥结婚、二哥上班、老爸也已经于几年前调回当地工作,家庭境况才稍有改善。因为还有我们小兄弟三个在上学,奶奶也已需要人照顾,老妈一点也没有松气,照样下地、做家务、侍奉老人。一九八六年,老妈把奶奶送走后,仍坚持下地干活。她热爱劳动,喜欢她辛勤耕作的那片土地。直到一九九四年,我们都结婚工作了,在我的鼓动下,她才把家里的地交给大嫂种。老妈用四十年的辛苦操劳,侍奉了三个老人,抚养了五个儿子长大成人。老妈,您辛苦了!
        老妈一生委曲求全、默默付出。老妈一生不争不抢,始终以隐忍的姿态展现着她生活的大智慧。奶奶是个很精干的人,但也脾气大、严厉、强势。老妈一进门就以完全服从的姿态开始了婚后的生活。随着时间的推移,家境越来越困难,奶奶脾气也越来越不好。一九六八年父亲响应“回乡闹革命”的号召,回到当地工作。父亲不是奶奶亲生的,因奶奶无亲生子女,是爷爷一九四八年从他同族弟弟家过继过来的,天长日久熬日子,娘俩之间难免时常产生些矛盾。老妈完全服从奶奶领导,且处处小心翼翼,埋头苦干的同时还要调和两个人之间的矛盾。老妈只有一个信念,只要能维护家庭和睦,把五个孩子抚养大,让孩子们有书读,自己吃多少苦受多少委屈都无所谓。后来,奶奶老了,孩子们陆续长大,父亲也自然接替了奶奶管家。父亲是一位标准的严父,大男子主义特别严重,所有农活和家务都落在老妈肩上。同时,老妈还要完全服从父亲指挥。父亲的家长作风同孩子们陆续长大后的叛逆、反抗情绪又不断发生碰撞,从而产生一些新的矛盾并逐渐升级,老妈又成了我们之间的减压阀和缓冲器。不管怎样,老妈始终抱着她的那个目标,要使得父亲的“大政方针”能在全家落地并得以贯彻执行。再后来,孩子们都陆续结婚,家庭关系更加复杂,老妈这个说了不算的“二把手”也更加受气。父亲的想法要通过她老人家变成整个家庭的行动指南,孩子们的诉求要通过她老人家来反映,加上父亲又是一个制定政策永远无“错误”、既不能改又不能变通的人,想象的出来,在这期间,老妈要遭受多少委屈。正是老妈的委曲求全、默默付出才,让一个大家庭始终安定团结、欣欣向荣、稳步上升。老妈,您受委屈了!
        老妈越来越老了。二零零七年,老妈送走了父亲,孩子们也早已组建了自己的幸福家庭。按说,老妈到了该过几年清静日子、享几年福的时候了,但她不愿和孩子们住在一起。因为老妈身体一直很好,所以她一个人住在自己的小院里,种种菜、养养花。天气好的时候,她就和几个邻居大妈去遛弯、赶集。我们也都断不了回家看看,陪老妈吃顿饭。邻居家的保姆没住处,她免费给人家提供住处,还经常给人家做饭吃。整天人来人往,日子也算过得有滋有味。可事非人愿,好景不长。二零一五年夏天的一个周五,为了能使孩子们周末回家时可以带点东西回去,老妈踩着三轮车摘院里的丝瓜,三轮车滑了,自己摔成肩胛骨骨折,做了手术。虽然手术很成功,但不知是因为手术时全身麻醉诱发了小脑萎缩,还是因为她年纪越来越大了,老妈开始变得忘事、出现幻觉。令人懊恼的是,无论采取什么治疗方法,效果都不明显。她对自己的病情也很明白,一方面劝我们想开点,不让我们着急;另一面自己却十分挂恋她的这帮孩子。二零一七年春节,除了拜年的红包外,老妈还装了几个大红包,把几个小一点的孙女(几个小的都是女孩)叫到跟前,说:“你们几个还没上大学的,没结婚的,我恐怕等不到了,看不见你们升学、结婚了,趁我还明白点,把你们升学、结婚的红包一次都发给你们,你们以后要好好上学,高高兴兴过日子!”春节后的一个上午,老妈又把我叫到身边,拿着一个红布包说:“小五呀,我老了,净忘事,我这里攒的几个钱,你拿去吧。”我打开一看,里面整整齐齐放着五十张百元大钞。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我太清楚了,父亲走后她所有的钱都是我管着,这是她在这几年里从兄弟几个给她的零花钱中攒的。我们知道老妈不舍的花钱,特别是那些大额的,所以我们都是把整钱换成零钱给她。想不到老妈又把零钱换成整的一点点的攒起来。老妈太节俭了!(待 续)作者系城区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