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118 更新时间:2020-03-26

丁香季

鞠慧

        回学校的路上,梅晓玫老师和金春雨并肩坐在后排。春雨依然是不说话,像是在想着什么。她时而看着自己的手出神,时而又会盯着窗外一动不动。
        “妈妈是不是比上次好多了?”梅晓玫老师拉起金春雨的手,放在自己膝上。
        “嗯。”金春雨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对别的孩子来说,梅晓玫老师的这个动作是再正常不过了,可对金春雨来说,却觉得有些突然有些意外有些让她一时不太适应。她点点头,却不敢抬头看梅晓玫老师。
        “金姨照顾妈妈很细心的,你放心吗?”梅晓玫老师依然把她的手握在自己掌心里。
        “嗯。”梅晓玫老师的手软软的暖暖的,与梅晓玫老师这样肩并肩地靠在一起,春雨觉得心里也暖暖的。梅晓玫老师的身上,散发出一股近似于花香的香味,淡淡的,若有若无。金春雨努力捕捉着,辨别着到底是怎样的鲜花有如此的香味。玉兰太烈了,月季太浓了,丁香又太酽了。到底是怎样的香味,如此清淡又如此悠远?
        金春雨从小就喜欢花,喜欢各种各样的花。沟边、路旁、田野,从春到秋,有采不完看不够的野花。打着小伞的蒲公英,张着酒红色小喇叭的芙根苗,黄得让人心醉的苦菜花,淡紫色的青青菜花……各种各样的野花,数也数不尽,说也说不完。春雨把野花采回来,放在灌了水的瓶子里。可不几天,那些花就枯了,叶子也慢慢落了。
        上幼儿园的时候,金春雨学会的第一首歌就是《我们的祖国是花园》,那时,她不知道“祖国”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但她却非常喜欢这首歌:  
        我们的祖国是花园,
        花园里花朵真鲜艳,
        和暖的阳光照耀着我们,
        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
        娃哈哈娃哈哈,
        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
        大姐姐你呀快快来,
        小弟弟你也莫躲开,
        手拉着手儿唱起那歌儿,
        我们的生活多愉快。
        娃哈哈娃哈哈,
        我们的生活多愉快。
        有个周末,她和几个小朋友一起,竟无师自通地给这首歌配上了舞蹈。在村头的场院里,她们几个人又唱又跳,一边唱着跳着,一边按照自己的意愿对舞蹈进行修改着。天黑透了,她们竟然都没有意识到。
        冬天,田野里是没有了花,连草也没有。北方的冬天,树上的叶子落了,被风吹来吹去,在地上来来回回地滚动着。村里的人家,在居室里既不养花也不种草,也许,他们以往在田里与花草打交道太多了,懒得再在家里养。
        下雪的时候,有雪花。那也应该算是花吧。
        金春雨有自己的“花”,她的花,不需要浇水施肥,也不怕严寒酷暑。而且有好多种颜色好多种图案。
        金春雨清楚地记得那年她六岁,爸爸赶集回来,给她买了一个玩具。那是爸爸给她买的惟一的一件礼物。妈妈告诉她,那个好玩的能变出花来的东西叫万花筒。
        几年了,爸爸买的万花筒她一直带在身边。心情好的时候,她会把那只万花筒拿出来,眯起一只眼睛,睁着的那只眼睛里,便是各种颜色各种图案的花,她的心情便会更加好起来;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也会拿出那只万花筒来,放在眼前,随着手的转动,万花筒里的精彩世界,会让她忘记烦恼,心情也便会如万花筒里的花儿一样,亮丽起来。
        那只万花筒的外壳,起初是很漂亮的大红色底子,印着嫩绿的小草。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嫩绿的小草越变越淡,最后成了白色。大红的底子则由红变白,又由白变灰。到了后来,那只曾经很漂亮的万花筒,变成了灰黑的颜色,如一截被火烧过的木头。但是,里边的景色却并没有因为外表的改变而有什么变化。轻轻转动万花筒,眼前的景色,依然如从前般多姿多彩。
        肖晓第一次见到那只万花筒时,瞪大眼睛地盯了她好久,不相信那会是她的东西。“这是你的?这真是你的?这确实是你的?!”当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肖晓把眼睛瞪得更圆更大。“真是想不到!这是你的?你的宝贝?!”肖晓不停地感叹着。
        对校园里的鲜花,金春雨也是喜欢得不得了。只要有时间,她就会拉了肖晓,到花丛里或开花的树下转转,不停地嗅着花香,金春雨陶醉的模样,让肖晓又好气又好笑又有些嫉妒。
        “上辈子,你是花仙子托生的。”肖晓说。
        “亏你是个女生,若是托生错了,投胎成个男生的话,这么爱花,不知有多少女生死在你手里还不知道咋死的呢!”肖晓还说。
        学校越来越近,金春雨似乎闻到了从学校方向飘过来的花香。
        榆树湾中学真的是太美了!金春雨忍不住想。(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