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27 更新时间:2021-02-22

幸福列车

鞠慧

        “不会的豌豆,爸爸不是一直都很喜欢你很爱你的吗?”金丽春更紧地搂住豌豆,心一下下地疼着,就像有把刀子,在她的心上一刀刀地切着、划着。
        “那爸爸为啥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呢?扔下我们,爸爸不管我们了吗?”豌豆继续仰着小脸,问。
        “傻孩子,爸爸去打工,才能挣钱呀。爸爸不去远处打工,我们吃什么喝什么呀?爷爷奶奶病了,拿什么去买药?还有你穿的新衣服、新鞋子,你背的新书包,都是爸爸挣钱买的呀。”金丽春努力控制住了自己的眼泪,她尽量让语气平缓些。
        “妈妈,叶子的爸爸就是有了钱才不要她和妈妈的。妈妈,我不要爸爸有钱。我就要爸爸回来,和我们在一起。可心的爸爸没有去那么老远的地方打工,她家也一样过的挺好的呀!可心也有新书包,有新衣服新鞋子。可心写完了作业,还能跟爸爸妈妈去大棚里去玩呢!妈妈,你让爸爸回来,跟可心的爸爸妈妈那样,种大棚不行吗?”
        豌豆的黑眼睛里,满是渴望。金丽春愣住了,她没想到,豌豆这么小的孩子,竟然想了这么多,而且还想到了让爸爸回来种大棚。这些,不知在豌豆的小脑袋里酝酿了多久呢。
        “妈妈,我不要新衣服、新鞋子,我想要爸爸回来,和我们在一起,就像可心的爸爸那样。妈妈,我要像可心那样,每天都能看到爸爸,每天都能看到你。妈妈,你和爸爸不在家的时候,我晚上可想你了,想你想得睡不着的时候,就想哭。还有上课的时候,老是一遍遍地想着,你不在家几天了,还有几天你才能回来。算完一遍,一会又要再算一遍。”豌豆把小脑袋紧紧靠在金丽春胸前,一双小手也紧紧搂住金丽春的腰,像怕她突然会消失了似的。
        金丽春心里酸酸的,说不出什么滋味。
        豌豆重新抬起头,认真看着她的脸,继续说着:“妈妈,你去看爸爸吧,我跟着奶奶爷爷在家,挺好的。我不哭。”顿了顿,豌豆又说,“叶子的爸爸妈妈离婚了,同学都说,叶子的爸爸一个人在很远的地方,几年也不回来,就把叶子和她妈妈给忘了。妈妈,你去吧,看着爸爸点,别让爸爸忘了咱们俩,忘了爷爷奶奶。妈妈你去吧,我不想你,一点也不想。”
        金丽春的心刀割一样地疼。豌豆才这么小,就知道对她说这样的话。她知道有些话,并不是豌豆的心里话。豌豆说不想她,怎么会呢?她只不过是怕像叶子那样,失去了爸爸,失去了家庭。她这么小,却要承受这么多。为什么会这样?
        豌豆仰起小脸,看着金丽春:“妈妈,看完了爸爸,你快点回来,让爸爸也回来,行吗妈妈?我想和你在一起,和爸爸在一起。妈妈,我听你和爸爸的话,好好学习,再也不调皮了。”
        金丽春心里一阵热辣辣地疼。紧抱着豌豆,金丽春含着泪,重重地点了点头。
        晚上,豌豆睡了,金丽春看着睡梦中还皱着眉头的豌豆,豌豆白天说过的话,在她的耳边一遍遍响起。这一夜,金丽春没合眼。她反反复复前前后后地想了一夜。
        早晨起床的时候,金丽春拿定了主意,她要跟明德好好谈谈,这事一直就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搞得一家人都不快乐。公婆那是不用说了,连豌豆这么小的孩子都变得这样了。
        豌豆说的叶子,就住在金丽春家不远的地方。叶子的爸妈离婚,金丽春也听说了。叶子的妈妈小秋,一趟趟地往城里跑,去吵去闹,甚至还带了娘家兄弟,去把叶子的爸爸瑞祥打了一顿。可最后也还是离了。
        叶子妈妈小秋,经过这番折腾,脑子变得有些不太正常了,原来清清爽爽的一个人,现在变得整天头不梳脸不洗的。有时,她会一整天地不说话。有时,又会不管逮到什么人,就没完没了地说。她说自己的不易,控诉叶子爸爸瑞祥的没良心,骂那个狐狸精不要脸。通过小秋不厌其烦的叙述,瑞祥和那个女人的细枝末节,滩里好多人差不多都能背下来了。可小秋并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的意思,在她的不断叙述中,那些故事更加详细,也更加丰满厚实。
        除去不说话和不停地说话,叶子妈妈小秋另外还添了两个新爱好,一是不停地吃东西。小秋不管到谁家去串门,见到人家桌子上有吃的东西,不管是平常的馒头还是给孩子的吃食,她都直着眼睛盯住,一动不动,就像是饿了几天没吃饭一样。主人被她的眼神弄得很不好意思,如若礼节性地让她一句,她便会二话不说,拿起来就吃。镇上的集,她每集必去,每去必买吃的东西。买后,不待回家,就在集上边走边吃,一副饿疯了的样子。小秋迅速地肥胖起来,气吹的一样。小秋的第二个爱好就是打人。她不打别人,只打叶子。本来正好好地做着什么,不知怎么就看着叶子不顺眼了,就打,毫无理由,毫无征兆。原本就瘦小的叶子,更加瘦小了。一双黑黑的眼睛深处,满是惊恐。放了学,也不跟同学在一起,独自背着书包,顺了墙根,低头慢慢往家走。(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