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38 更新时间:2019-09-17

小说连载:女儿滩

鞠 慧

        “以后有啥变化,可随时增加条款。”春柳又不失时机地补一句。
        泠麦蒿一边从春柳手上接过其中的一张,一边点着头。
        直到这时,春柳爹狗剩才松了一口气,对燕子和芳草的恨与厌,此时,转变成了感激 。多亏这俩丫头,能想出这些鬼点子来。有这个在手里抓着,不怕他泠麦蒿往后欺负了咱春柳。 
        春柳爹狗剩满脸都是笑,把本该属于芳草和燕子保存的那份“协定”要了过来,他仔细折叠好,锁进了箱子。
        手上虽然没了啥书面的东西,但芳草和燕子在心中并没有放弃对春柳的监护责任。两颗心中都在想着,万一泠麦蒿不遵守诺言,她们就去找他算账,并依照各条款,让他有个解释。
        怀揣着那份“协定”,春柳告别了芳草、燕子及家人,随泠麦蒿登上了停在胡同口的那辆桑塔那。
        身边的这个人虽然矮矮胖胖小鼻子小眼地有些讨厌,但他并不是做为自己的恋爱对象,而是作为自己的上司存在的。有“协定”在手,不怕他会怎样。春柳心安了些,避开爹娘无休止的唠叨,去当一名副总经理,这个位子,对她来说,既充满了神秘,也不能不说有一定的诱惑 。
        别了,苇子圈!别了,黄河滩!春柳回头望着小路上扬起的烟尘和留下的辙印,心里禁不住一阵酸酸的,咬紧嘴唇,她没有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新婚的芳草,一个人撑起了这个变得有些破败零乱的家。公爹这一生病,把家里的东西差不多都折腾光了。虽然在村里当了这么多年的支书,可他只知道吃喝,却没有把房子盖下,连像样的家具也没置一点。
        她和全福结婚的当天晚上,公爹就又病倒了,而且自那天之后,时好时坏。虽然不间断地用药,却不见有好转的迹象。
        家里的地里的,全靠了芳草来料理。
        全福每次回到家来,芳草总是想尽一切办法给他做最好的饭,她知道他从小娇生惯养的惯了。全福任家里的啥事都不管,也不问。有时芳草跟他说,他就那么坐着或躺着,不动,也不说,一副似听非听的样。家里的柴米油盐,爹住院欠下的债,村里、亲戚家生老病死婚丧嫁娶一切事务,都是由芳草来应付。芳草知道,全福从小这么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过日子,他根本就不清楚是咋回事儿。芳草凡事都不指望他。(五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