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219 更新时间:2019-12-06

故事万象

        编者按:这四则“生活故事”,描述的事情,源自生活中的险境、困境、绝境、囧境。耐读的故事情节背后,反映的是不同境地下的人心、人性,读来让人深思。

不要害怕

        女人和一个又矮又胖的陌生男人上了电梯,都去六楼。男人盯着面前的女人,目光里似乎带几分讨好女人的猥琐。女人打了一个寒颤。
        六楼是一个很大的药品超市,女人要去六楼买些家备药。“买药? “男人盯着女人,没话找话。“嗯。”女人扭过身子,她只想电梯快些升到六楼。
        五楼,五楼半……电梯猛然颠簸,停下了,然后,整个世界霎时漆黑一片。女人撕心裂肺地喊:“救命啊!”男人说:“你先别喊,别喊。不要怕……我发誓电梯不是我搞坏的……也不像停电,停电不会猛然一颤。“突如其来的黑暗,黑暗里的男人,都有着几乎令女人崩溃的恐惧。
        电梯里亮起来。女人看到男人举着一个打火机,男人的脸在微弱的火光中一闪一闪,虽然笑着,却有些阴森。
        男人说:“就算是电梯故障,一会 儿他们也能修好……我保证咱们不会被困超过半小时。你可以抓住我的手。”女人下意识地缩缩身子,说:“不用,你别关掉打火机就行……男人偏偏关掉了打火机。男人说:“时间太长打火机会炸掉……这只是一次性打火机。”
        过了一会儿,打火机再一次点燃,男人说:“我是和妻子来这里的,逛街逛到这里,我顺便上来买点药……她走累了,等在一楼。我也走热了,外套脱了,在她手里。”女人仍然不说话。没话找话的男人,并不能让她放松。
        男人又一次把打火机关掉。一会儿,火光又一次亮起来。“你真的不用怕。”男人说,“我们在电梯里,不是在飞机上;你面对的是一位善良的好市民,不是一位暴徒或者一只熊狗……“女人勉强笑笑。
        男人擦一把汗,松开领口的扣子,然后靠着电梯,慢慢坐下。”他说:“我有点累,我得坐一会儿。”“夫妻间总有些秘密的。”男人说,“比如我知道她有私房钱,我也有。我的私房钱藏在写字台下面胶布粘着……密码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女人笑了。她感觉自已似乎变得轻松了一些,不那么害怕了。“一会儿我会转告她的。”女人被自己这句话吓了一跳,她竟然和这个丑陋的男人开起了玩笑!她看一眼男人,男人的脸色发暗。也许是因为打火机的弱光照映的吧。女人想。
        男人再一次关掉打火机。他说:“我想休息一会儿。你别怕。外面有动静了,像撬门声,还有人说话。”他大口喘息,声音很粗很重。
        女人是在半小时以后被救出电梯的。她的尖叫声再一次响起:“快救救他!”男人终于还是死去。他的妻子站在电梯外面。他的外套在妻子那里,他的随身药在外套口袋里——男人有严重的心脏病。
        女人对男人的妻子说:“他的写字台下面有一张存折,密码是你们的结婚纪念日,他让我转告你。电梯出事后,他一直劝我不要怕。我想谢谢他,可是我没有机会了。”男人的妻子说:“你别客气,那种情况下,任何男人都会这样说。”
        这时,女人说:“不是。后来,他说打火机被烧坏,不能再用,其实不是。他怕我看见他嘴唇乌青、脸色紫黑的样子。他要偷偷死去,只因为,他怕我害怕……(摘自《古今故事报》)


借袋粮食

        麦子快要黄了的时候,我家断了粮。我娘提个篮子,每天去自家地里挖土豆。于是,一日三餐,煮土豆蒸土豆,餐餐土豆。
        这天,我娘一咬牙,从驴圈里牵出小毛驴,套进驴车里,拎条麻袋,对我说:“亮子,陪娘去你大舅家,借粮去。”
        大舅家在庚庄,离我们村十几里地。我们出了村,沿东干渠一直往西走。快晌午的时候,我们就来到了庚庄。
        大舅和大妗正在院里搭牛棚。那时,刚刚分田到户,家家垒场院,户户搭牲畜棚圈。我娘把毛驴拴到树桩上,挽起袖子要帮忙,被大舅拦下。大舅说:“你呀,就是个劳碌的命。今天不干活儿,进屋去。”
        回了屋,大妗取出面盆要做饭,问我吃啥。我娘说:“嫂子,都挺忙的,啥方便就吃点儿啥,又不是外人。”大妗说:“再忙也得吃饭不是?再说,亮子多久才来家一趟?亮子,大妗给你做揪面片吃,好不?”
        饭后,大舅点锅旱烟,对我娘说:“你今天来,是跟哥借粮的吧?”大舅眼尖,早看到毛驴车上的那条麻袋了。
        我抹把嘴,抢着说:“家里早没粮了,娘每天净给吃土豆。”大舅说:“有难处,就该早点儿来,多了不敢说,三两麻袋的粮食,哥家还是有的。”我娘说:“一麻袋吧,一麻袋就成。”
        正在刷锅的大妗停下手,愣愣地看着大舅。大舅也不看大妗,自顾自地说:“家里粮仓抹了泥,有点儿潮,哥把粮食寄放在三贵家的粮仓里了。等会儿,哥给你扛麻袋回来。”
        我娘要方便,我便跟她一起来到院墙外的厕所里。我撒泡尿,一提裤子,返身跑回到院子里,真真切切地听到屋里大舅和大岭的对话。
        大妗说:“你这不是说瞎话吗?咱家啥时候往人家三贵粮仓里放粮食了?“大舅说:“妹妹脸皮薄,轻易不张嘴。“大岭说:“可问题是,人家三贵家里有粮食吗?”“有。“大舅肯定地说,“那天我从三贵家门前路过,亲眼看见三贵在院子里晒粮食,少说也有几麻袋。凭三贵的为人,我跟他借一麻袋粮食,他能不借给咱?
        我明白了,大舅家也没粮食了。我的心里直打鼓。一旦告诉了娘,这粮,她肯定不会再借了。可没粮,我还得接着吃土豆啊……想来想去,我决定还是先瞒着我娘。
        我娘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大舅已经扛着满满一麻袋粮食进了门。我们要走了,大舅和大妗把我们送出老远。
        毛驴车出了村,上了路。我犹豫再三,决定还是把大舅和大妗的对话告诉我娘。我说:“娘,大舅家……其实也没粮食了。”我娘一愣,一指车上的麻袋:“这不是吗?”我嘟囔着说:“这是人家三贵家的,大舅跟他借的。”“你咋知道?”“我从厕所回来时,大舅和大妗在屋里说的,被我听到了……
        我娘一勒缰绳,驴车停在半道。她回头望着庚庄,望得泪花闪闪。(摘自《天池》)


专款专用

        深夜,我的一位邻居来敲门。他急切地问,能不能把我今天收的水管维修费给他看一下。
        我家在二楼,一旦厨房主管道堵水,维修费用都是大家平摊。邻居家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今天给了我两张旧的10元纸币。邻居是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和妻子小卉在闹市区摆了个麻辣烫摊子。两年前,他的妻子患了重病,没多久就去世了。
        此刻,邻居拿出一张20元的纸币,说想把儿子交的那两张10元的纸币换回去。我抱歉地说:“真不好意思,那两张在找零时给找出去了,给了其他邻居。”他微微张着嘴巴,几乎要流下眼泪。我很疑惑,他告诉了我真相。
        被查出重病后,他的妻子只做了简单的治疗就出院了,在家静养。他不能留在家里照顾她,必须继续出门摆摊儿赚一家三口的生活费。为了妻子的营养,他每晚挑出两张10元纸币,用白纸包好,写上:此为小卉明天的营养费,专款专用,不许挪作他用。
        妻子看起来每天都把他留的20元钱花得干干净净,在他回来后,主动向他“汇报”今天吃了什么,并绘声绘色地描述那些东西有多么好吃。
        几个月后的一个早上,妻子在他怀里过世了。之后,他掀开妻子的褥子,发现了一沓10元纸币。他点了一下,明白了,妻子只花了近一半的钱。一天10元钱的伙食费,妻子当然买不到她每次描述的那些美味,那是她杜撰的。他捧着这些钱大哭起来。
那个深夜,我挨家挨户敲门,终于找回了那两张带着字印有特殊意义的10元钞票,还给了邻居。(据“腾讯网”)

 
半个饺子

        宋杰的女朋友小苏是他的同事,非常朴实、善良的一个女孩。他们谈了大半年了,但是宋杰一直迟迟没有带她回家见父母。宋杰有顾虑,因为他妈妈眼睛不太好。
        后来,小苏终于在大年初三来到宋杰家,宋杰全家人都很高兴,连妈妈也帮忙包起了饺子。宋杰则坐在狭窄的客厅,有些局促地陪着女孩聊天。
        菜陆续上桌,摆了满满一桌子,小苏吃得津津有味,不停地夸这个好吃那个好吃,宋杰有些感动。
        热腾腾的饺子上桌了,父亲给小苏盛了满满一大碗, 宋杰知道她已经吃了许多菜,这一大碗太为难她了,便体贴地说:“你先吃,吃几个算几个,剩下的我吃。”
        小苏低下头,小口小口吃着饺子。突然,她发出一声剧烈的咳嗽,宋杰紧张地站起来为她拍背,倒了杯水给她。小苏喝了一大口水,解释是吃得太急,呛着了,然后继续吃饺子,满满大碗吃得干干净净。
        吃完饭到门外小路散步,宋杰问小苏对父母的印象。小苏笑了,说:“我很喜欢他们,他们很善良。”宋杰的心倏地就落了地,拉着小苏的手,突然间,看到半个饺子从她的口袋中掉了出来。
        小苏的脸涨得绯红。宋杰惊讶极了,问她为什么会把饺子装到口袋里,还是半个?小苏没有回答,宋杰捡起那半个饺子,发现里边有一根很长的头发伸出来,应当是妈妈没看清不小心包进去的。
        原来,小苏刚才被头发呛得咳嗽,可为了避免家人尴尬,她竟然把那半个饺子偷偷塞进口袋。此刻,宋杰哽咽了,他决定非小苏不娶。(摘自《今古传奇·故事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