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142 更新时间:2019-12-06

女儿滩

鞠 慧

        为了全福,他不惜跟镇上的领导争得面红耳赤。全福的票,实在是少得让人说不过去。票数最多的,当然是于东海。老六不惜一切地力争,于东海才没有被通过。一根救命的稻草,朝他飘过来,他不顾一切地抓住了。何不用老棒来过渡一下呢?除去于东海,老棒的票数竟跟芳草相同,这是老六没想到的。可是,他不需要芳草,就像不需要于东海一样。从全福的角度来考虑,他选择了老棒。可是……
        在老六心中存了这么久的惟一的希望,终于无情地破灭了。曾经在他心中渐高渐大的那座心塔,终于在这个阳光灿烂的上午,在他的眼前轰然倒了下去。他的那颗疲累不堪,以儿子的将来作为动力而超常速运转的心,在这个上午之后,突然疲弱得几乎停止了跳动。
        似睡似醒中,老六意识到,自己的时日不会太长久了。最让他感到悲哀的,还是他这最后一步棋的失手。
        老六时而昏迷时而清醒。清醒的时候,他一边喝酒,一边流泪,什么话也不说。
        全福是自那天之后就不再参加鼓子秧歌队的表演。好在差个把人,也并不影响整个队的演出。
        意外的被提名,似乎并没有影响老棒的情绪,他依然是每天到得最早,依然是一招一式不容年轻人们随意更改。
        东海也是什么事情没发生一样,手上的那把大黑伞,旋转、腾跃,在他手上变幻出一个又一个故事。但细心的人不难发现,他的每一个动作,更趋向沉稳、有力。
        这年春节,他们接到的请帖比以往任何一年都多,可他们还没来得及去,就被一场罕见的大雪把通往滩外的路给封了。那场持续了几天几夜的大雪,鹅毛一样忽悠悠飘落着,放眼望去,满目皆白,河滩的上空,甚至连一只飞鸟的影子都找不到。
        紧闭房门的老六,已经连续地喝了一天又一夜,他还在喝着。端杯的手,早变得柴禾棍般僵直,那双又红又肿的眼睛,直直地呆望着手上的酒杯,不动。
        芳草让全福去劝劝他爹,开始全福嘟嘟嚷嚷地不高兴。后来,全福见他爹喝起来没完,就想试着去劝劝。可是,那两扇紧闭着的门,把他给挡在了外边。任他怎么说,他的爹木头人般坐在椅子上,不说话,也不动。(一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