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23 更新时间:2020-05-22

高薪博士竟坠入骗保深渊

遭遇职场危机,寻求高薪副业

        时年35岁的许嘉强博士毕业后,通过人才引进项目进入江西南昌一家汽车制造公司,主要负责项目风险评估和技术研发。几年间,研发团队在他的带领下,为公司创下连年翻番的业绩,许嘉强的年薪也在2016年达到了200万。
        有了高薪做后盾,许嘉强闲暇之余跟着朋友玩起了天文深空摄影,在俱乐部一次性充值30万元升级为高级会员。
        2017年6月,许嘉强正在美国加州兴致勃勃地追踪一颗未知行星时,突然接到公司的电话——他负责的一个科研项目出了问题,公司经查证得出结论:项目失败是许嘉强工作失误导致的,公司决定对他进行调岗降薪处理。许嘉强的年薪从之前的200万断崖式降至50万。
        许嘉强坚信自己的研发报告没有问题,拿着方案找项目组进行论证,竟意外得知:公司准备转型新能源汽车制造,已从国外高薪聘请了一位新能源研发员,准备接替他原先的岗位。
        许嘉强又气又怒,认为是公司借故要自己腾位子。他去找老总理论,老总给他两个选择:要么留下接受降薪安排,要么走人。许嘉强敢怒不敢言,再找高薪工作谈何容易?经过一番思量,他决定暂时隐忍,留在公司做普通的研发员。
        薪水的锐减很快让许嘉强有了经济窘迫的尴尬,俱乐部又推出了一项去挪威拍摄极光的活动,入场会员价15万元。许嘉强犹像一番不敢报名参加,同为俱乐部会员的周文东见他面有难色,一副“我懂”的表情道:“是不是私房钱不够?我有一个赚外快的办法,如果操作得当,短时间内赚个20万不成问题。“许嘉强压根不信,质疑道:“不可能吧?犯法的事儿我可不敢做!”周文东白了他一眼,鄙视道:“你看我是那种要钱不要命的人吗?这年头要想赚快钱,靠的是脑子。”周文东是南昌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去年他利用自己的人脉和对交通事故理赔流程的熟悉,注册了一家专门代理交通事故理赔的律师事务所,也就是“人伤黄牛党”。因业务量激增,正在广招各路有能力的高智商人才。
        许嘉强一听这工作“易上手、来钱快、无风险”,加上又有周文东这位知名律师做后盾,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以应对来自第一份职业的危机。

难挡金钱诱惑,误入“人伤骗保”歧途

        周文东的律师事务所十分专业化,拥有12名执业律师,16名助理律师,除兼职人伤跟踪员外,全部都是法律专业本科以上学历。周文东提供给许嘉强的“高薪兼职”就是人伤跟踪员。
        在内训结束后,许嘉强利用律所自有的南昌市交通事故案件动态库,精准地找到了在民德路一家医院住院治疗的伤者马建国。许嘉强递给马建国一张名片,自报家门说自己是律所的专业理赔师。通过攀谈,马建国告诉许嘉强:“我前几天过马路时被一辆私家车给撞了,医院拍片后说右侧髋白骨折,到现在花了5000多元,找司机理赔,司机说他车子买了保险,一切赔偿等保险公司。”许嘉强查看了律所往期的类似案件理赔金额后,说道:“你这骨折不算太严重,最多赔1万多,还要自己花钱去做伤残鉴定,不断被保险公司骚扰要你提供伤残证明,麻烦的话还要打官司,花个大半年甚至一年多才能拿到理赔金,实在划不来。如果你交给我们律所全权代理,我可以提前垫付你3.5万元的理赔金,帮你处理后续的伤残鉴定、向保险公司索赔等麻烦,只收取5000元中介费。马建国一听自己这小小的骨折能拿到3.5万元的赔偿,快赶上自己大半年的收入了,又听说后续的索赔流程都不用自己出面,更加放心。他再次确认:“真的能立马就拿到钱吗?”许嘉强点头保证,拿出协议书和一 沓现金,继续游说:“你签 了这两份协议,我立马兑现理赔金。不过,你拿了钱后就不能再联系保险公司,也不能接他们电话。”马建国接过现金,签下了《事故理赔代理协议》和《事故赔偿买断协议》,并按要求提供了病例和身份证复印件等资料。
        两份协议主要涉及以下内容:马建国承诺将医药费、误工费等索赔权全部转让给周文东的律所代理,律所提供一次性买断赔偿款3.5万元,今后索赔多少与马建国无关。拿到两份协议后,许嘉强的工作就完成了,当天就整理成分析报告,将案件移交给了小组的带队律师孙威,由小组其他成员完成后续的伤残鉴定、向保险公司索赔等流程。许嘉强接着又完成了其他两起案件,一共拿到了6万元的提成。
        许嘉强心想,这钱也太好赚了吧?他不过是跑了几趟医院,动了动嘴皮子,游说伤者签下协议就轻轻松松拿了6万提成。

赚快钱梦碎,大好人生尽毁

        随着业务流程精进,许嘉强逐渐摸清了周文东律所的运作模式:在保险公司介人前,利用伤者对理赔信息不对称,游说伤者签下低价“一刀切”理赔买断协议。再与鉴定机构“合作”虚增伤残等级,最后以全权代理身份跟保险公司交涉,索取高额理赔金牟取暴利差价,业内称其为“人伤黄牛党”。
        当初马建国那起案件,律所利用虚增的伤残等级向保险公司索赔了36万余元,净赚差价32万余元。了解到这种打擦边球的牟利方式后,许嘉强一开始有点心虚,可想到这几个月来轻松赚到的比第一职业还容易的高额提成,许嘉强按捺住内心的不安,决定继续干下去。
        2018年年底,许嘉强在医院蹲守到了一位因交通事故造成肋骨、胸骨和肩胛骨多发性骨折的伤者李炳春,以18万元一次性买断了李炳春的赔偿代理权。许嘉强在与李炳春接触过程中,意外了解到李炳春有长期吸烟史,肺功能有原有性损伤,许嘉强灵机一动,心想:何不移花接木,利用李炳春原有的病史增加他的伤残等级,牟取高额理赔金。
        许嘉强向带队律师孙威汇报了这一情况,两人商讨出了一套“移花接木”索赔方案。第二日,许嘉强联系了李炳春,谎称资料不全,要求他重新到医院进行通气弥散残气测试。随后,孙威找到经常合作的鉴定机构,将医院测试结果归结为交通事故造成的呼吸功能障碍,并虚构李炳春在鉴定过程中存在登楼气急明显等症状,从而将李炳春鉴定为呼吸功能障碍四级伤残。孙威从中周旋,从保险公司获得理赔金98万余元。
        因这起案件,周文东在律所年终总结会上给许嘉强评了“优秀”,并额外奖励50万元。就在许嘉强乐此不疲地寻思开发新模式的同时,一场风暴正在酝酿。
        2019年4月,许嘉强跟踪的一起交通事故人伤案,被刚入驻南昌的一家保险公司发现伤残等级虚高,申请重新鉴定。通过重新司法鉴定,保险公司发现许嘉强等人通过伪造资料,虚构了伤残等级骗取高额理赔金,便报了案。南昌警方出动警力,迅速将这个以正规律所为掩护,涉嫌保险诈骗的团伙抓获归案。等待许嘉强、周文东等人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据《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