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52 更新时间:2020-05-22

古诗中的数字意趣

        巧妙运用数字入诗常能化平淡为神奇,变乏味为有趣,使枯燥的数字发挥出神奇的修辞功效,焕发出盎然诗意。
        数字点染,精妙难言。苏轼《题惠崇春江晚景》“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先以“三两枝“具体描写桃花零星开放实景,渲染初春环境气氛,再以“春江水暖鸭先知”点明题旨。“三两枝”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点出初春景物特征少则春寒料峭,过于冷寂;多则春意盎然,稍嫌热闹——都无法与后文 ”春江水暖鸭先知”对季候变化的感悟相呼应。
        数字比喻,言近旨远。李白《赠汪伦》“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以夸张的“千尺”潭水与“汪伦送我情”合成程度不等的妙喻,化无形友情为有形潭水,生动突现汪伦踏歌送行的深情厚谊。
        数字对比,强化情感。韩愈《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一封”诉因由之微,“八千”写路途之遥。“一封”与“八千”对举,于巨大的数字反差中抒发了作者忠而获罪非罪远谪的强烈愤慨。
        数字排比人诗可增强语言节奏和气势。《孔雀东南飞》“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十七为君妇……”以连续的数字排比快节奏速写成长过程,刻画出一个自小能干明礼、多才多艺的刘兰芝。
        古诗常用数字与多个名词性词语组成生动可感的图景,以构成列锦状物抒情。邵雍《山村咏怀》“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用数字列锦把“烟村”“人家”“亭台”“鲜花”等独立风景巧妙组合成一幅清新淡雅的田园图,表达了诗人对大自然的热爱。数字运用意达声谐,浑然天成。
        古诗常用数字前后搭配构成句式匀整、音调和谐的对偶。杜甫《绝句》“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两个”和“一行”并列,“万里”与“千秋”对举,构成两组相映成趣的数字对偶。柳上黄鹂一只过于孤单,几只稍嫌吵闹,惟有“两个”才能体现双栖双宿相向和鸣的无边快乐!“一行”写出了青天下白鹭高翔,联成一线的优美意境。“千秋”言时间之久,“万里“写空间之遥。“千秋”“万里”拓展了想象的时空,于尺幅之中绘出无限风光,增强了诗歌意境的厚度和立体感,让人于短短诗句中感受到自然的壮阔美丽和生命的渺小卑微。两组对偶自然天成,朗朗上口。
        数字铺垫,以助逆转。郑板桥《咏雪》“一片两片三四片,五六七八九十片,千片万片无数片,飞人梅花总不见。”前三句堆砌数字,从一至十至千至万至无数,稍嫌哕嗦。若顺势写就将成败笔。好在作者出其不意将笔锋一转,写雪花飞入梅林融入梅花,消失不见。逆转后的诗意和
        前文构成一幅完整画面,形成一种苍茫深邃的意境。第四句逆转是点睛之笔,读之使人宛如置身大雪纷飞的广袤天地。全诗先铺后转化腐朽为神奇,收到一种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功效,使构思显得奇特而精妙。
        数字顶针,首尾蝉联。萧衍《芳树》“绿树始摇芳,芳生非一一叶。一一叶度春风,芳芳自相接”,描写树木变绿散发出满树的芳香。数词“一叶”上递下接,使前后两句首尾蝉联,形成数字顶针,细针密线地揭示了诗人赏玩芳树时领悟到的人生哲理:一叶之芳不如众叶之芳,个体力量不如群体力量。(摘自《中华读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