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21 更新时间:2020-05-22

丁香季

鞠慧

二十、学友情深

        金春雨回到教室,就埋头看起书来,她要把作报告耽误掉的时间补回来。
        “在别处的讲台上,感觉如何?”周钰随手把一本稿纸扔到金春雨桌上,问道。
        周钰的妈妈在一家小印刷厂工作,厂里有印的不好或者切的不规整的纸,妈妈就带回来,让他做演算纸。他也常拿来分给周围的同学用。
        “老师让去,我不能不去。”金春雨把稿纸放进抽屉。
        “乖宝,真是个好学生!要是咱班的哥们姐们都像你,咱们梅老班就该失业了。”周钰歪着脑袋,冲金春雨坏坏地笑了一下。
        “当然。”金春雨知道自己不是周钰的对手,一时也找不到应对的话,就自找了个台阶下来了。
        这时,恰好肖晓来找她去餐厅吃饭,金春雨匆忙拿了饭盒,和肖晓一起朝外走去。
        “怎么样乖宝,特有成就感吧?”肖晓问。
        “也不是,老师让去,我不能不去呀。不过,他们学校的人确实很热情。”金春雨不自觉地望了一眼肖晓。
        “那帮小屁孩,对你是不是特崇拜呀?我猜,一定是掌声如潮,经久不息吧?”肖晓歪头望着金春雨。
        “还经久不息呢,不息的话那就不听报告了,光听掌声算了。”金春雨笑着打了下肖晓。
        “嗬,看来我们的乖宝是真牛起来了,这么会挑刺了呀!”肖晓拍一下金春雨的胳膊,“能惹就惹,不能惹咱就躲,乖宝,闪了。”肖晓笑着走开了。
        金春雨没有把实验小学送她MP3的事告诉肖晓,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说。虽然她一直觉得肖晓是自己最亲最近最可以依靠的朋友。好多事,她都是先告诉肖晓的。但这回不一样了,她故意让自己不说,故意让自己装作没有这回事的样子。但在内心深处,她又有一丝丝的不安,为了对肖晓的隐瞒。
        熄灯号响过了,整栋楼一下子暗了下来。躺在床上,金春雨没有丝毫睡意,悄悄打开枕边锁着的那只小箱子,从箱底最深处,她拿出了那只MP3。月光下,MP3银灰色的外壳更加光亮,用手轻轻抚摸着,滑滑的,凉凉的,金春雨忍不住把MP3贴在脸颊上,轻轻闭上了眼睛。手指轻抚过那一只只按键,她多么想把其中的某个键轻轻摁下去,然后戴上耳机,美妙的音乐,就会从这个小小的亮亮的盒子里跑出来,通过她的耳朵,直醉到心里。可是,她不能。她想自己听过了动过了这MP3就不是新的了。周钰为了她妈妈的病,把要买MP3的钱全都捐了出来,她知道,周钰再攒那么多钱,是很难的。正好实验小学送了部MP3给她,她虽然也很喜欢,但是,她更想送给周钰。
        可是,她不知道周钰会不会接受。也想不出应该在怎样的时候,以怎样的方式送给他。
        想到周钰,金春雨的心忍不住动了一下。澄波帅哥,呵,澄波帅哥,是谁给他起的这名字呢?对着朦胧的房顶,她抿嘴笑了一下,心中暖暖的。但只是一小会,紧接着,她又为怎样把MP3送给周钰的事而烦心起来。
        趁他不在的时候,悄悄把MP3放在他抽屉里?不行,他看到后,肯定要问的。那样的话,全班就都知道了。送男生那么贵重的东西,肯定会引起别人的闲话。他把要买MP3的钱捐出来了呀。自己是不是可以这样跟同学们解释?也不行,当时,别的同学也都捐了呀。你怎么只想着周钰呢;放在他抽屉里的同时,写一个纸条,要他不要告诉别人?也不行,那样有点鬼鬼祟祟的,周钰会怎么想;在他经过的某个地方,装做不经意碰上的样子,然后把MP3送给他,嗨,你的MP4的弟弟MP3,收好呀!可是,如果他拒绝了呢?如果恰巧有同学过来看到呢……
        金春雨越想越拿不定主意,越想越觉得哪个办法都不合适。当初拿到MP3的时候,她首先就想到了周钰,她为此而在心里暗暗高兴,但她没想到,要送给他,也还这么难呀。

二十一、被撬开的记忆闸门

        汪点点来到柴玉兰住的小屋里时,金嫂已经被办公室的张主任打发回家了。柴玉兰躺在床上,看着一本春雨给她借来的杂志。
        她身体恢复得不错,生活方面已基本能自理了。她通过金嫂找过王副校长,希望能回家休养。她觉得自己给学校带来的麻烦太多了,自己现在已经好了,不应该再在这里待着了。
        可王副校长却不同意她回家。他说不想看着她差不多已经好了,回家后又复发了,那样岂不是更麻烦?学校的这间房子反正也是闲着,就在这住着有什么不好?
        之后,王副校长又亲自来看过她。王副校长拉着她的手说:“在这里,就跟在家一样。你急着回家,是不是我们有什么地方照顾不周呀?”(36)